2013武汉短团是作者在2013年武汉签售活动中带的一个塔希里亚世界背景短团,时间是英雄12年,活动地点是圣山脚下的安全地区(云渡森林)。 其中透露出比较重要的情报有:莫可拉族的灭族事件,以及背叛之盾是如何转到艾克萨罗斯手上的。[1][2]

简介

白银杯酒厂的美酒闻名遐迩,那个不二秘方就是这里的地精工作都常言欢笑。但是为何本被奴役的地精为何吹拉弹唱酿出绝世美酒呢?除了他们的大恩庸人雅戈,在地精那里还能听说这样一个人物,吹牛大王贝壳多!他是在英雄12年的时候来到艾克萨罗斯的城堡,然后教会所有地精使用各种乐器,并且用各种见闻和笑话,带给大家欢心。然后地精谈论最多的,就是他如何来到城堡的故事,那是一段极其符合吹牛大王称号的故事……

登场人物

PC

NPC

战报

故事的主人公吹牛大王贝壳多,原本生活在沉默归宿外城收容所。据说他曾是一个老诗人的随从(真不敢相信,有哪个吟游诗人敢带一个地精随从),老诗人去世后,他就开始一个人闯荡。一天他听说有个叫海鬼马戏团的组织不会歧视地精,于是他毅然而然就跑去投靠,可惜连后备团都没进。
“哼,果然百无一中是地精呀!”这是他那是常挂嘴边的一句话。后来,他又听说在彩虹城附近,有一个地精聚集地,并且地精们被一个叫做艾克萨罗斯的强大法师保护着,谁都不敢造次伤害那儿的地精。贝壳多一听就兴奋不已!因为他坚信那里的地精一定会欣赏他的才华的。

就在英雄12年的7月的某一天,他终于来到彩虹城附近,我们的吹牛大王贝壳多这才想到,自己除了手里的长号和老诗人留给自己的漂亮斗篷外就身无分文,这样去拜见一位大法师肯定不合适吧。自己好歹是个有教养会才艺的地精,无论如何得准备一些见面礼才行。 于是就开始就地表演才艺 赚些彩礼钱。然而在旧彩虹城,一个地精想靠才艺赚钱是多么困难的事情,别说赚钱,街上表演没被打死就算好了。就在贝壳多一边叹息一边感叹的时候,他遇见一个同样在路上无精打采感叹的人。于是他礼貌上去搭讪,这个穿着陈旧长袍的人居然回应了“你好,小家伙,我是守护神的牧师托马斯·温斯特。”
原来这位是旧帝国的牧师,他在迷茫着寻找属于自己的路,但是很明显现在他一无所获,甚至沮丧到极点,不然谁会和一只地精搭腔?!
“嘿,我说温斯特先生!别沮丧了!我们结伴一起赚钱,然后你可以用赚到的钱重新开个教会啊!”贝壳多一边吹着手里的长号,一边欢快的说着。
托马斯本担心这样的组合会被事务所嫌弃,但是贝壳多不断说“我的老师常常这样告诉我,如果想找什么东西,就得去找!只要我们去找,总能找到!尽管不一定是我们想要的东西~”这次的故事证明此话不假。

果然吃了几个闭门羹后,居然真的找到愿意雇佣他们的雇主啦。那是个四四方方的事务所,接待他俩的人是自称方块比利的大胖子。他友好的接待了托马斯,并且微笑着说出这他委托的任务。
“温斯特先生,我希望你能帮我去找一队行商。他们是马卡家族,彩虹城里的大家族。”
“是旧贵族吗?他们出什么事情了?”托马斯谨慎的询问着。
“当然是旧贵族,我的先生。现在也只有他们有钱可以搞得出马队了。他们本来计划去南方,但是现在收到信息是他们并没有按照预期的时间到达。看来是出什么事了!我希望你们去找到他们的马队!无论死活!他们都是富商,穿着华丽的袍子,重要是认清他们的家徽,一个马头徽记!可以吗,先生?”方块比利脸上似乎挂着不会消失的微笑。
“嗯……”就在托马斯还在考虑的时候,方块比利跳出柜台,打开一扇后门,这时出现了两个陌生人类。
“放心,温斯特先生,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做这个任务的!我介绍一下这两位。其中这一位。”他指了指一个身材魁梧,身着皮甲,神情冷酷的男子“他是马卡家族的雇员,叫迪鲁塞尔!他会协助你辨认马卡一家,哪怕已经他们已经是尸骸了。当然就算如此,我也会支付300枚金币作为酬劳,每一具尸骸300枚!”
“嘿!那要是找到活人呢!”贝壳多忍不住开口了。
“每个活人1000枚!”方块比利依旧挂着微笑 只是继续看着托马斯。
介绍完后,那位叫迪鲁塞尔的只是淡淡的向托马斯点了个点头。
“至于这一位,是法师协会派来我这协助的。这是他第一个任务,我希望看看他们这些法师的本事,他叫西斯戴尔。”
“温斯特先生,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。”这位高瘦的法师脱帽向托马斯行了个见面礼。 托马斯也礼貌的回了礼。
“既然大家都认识了,那么。。这是500枚币,算是定金,如果任务完成,我会按照之前说的数目追加金币给你的。哦!至于他们的开销费用全是我负责!不用先生你来应酬。”
“那我要照顾这两位的安全吗?”托马斯问了句。
“迪鲁塞尔的安全您无须担心,至于这位法师先生,如果法师协会尽派些废材过来,也就不用继续派人了,您说呢?”方块比利微笑的说道。
“知道了!”
“没啥问题了,我就祝你好运吧!温斯特先生吧!”方块比利微笑着送行。

于是这样一只临时小队就仓促的出发了。
一路上暴雨滂沱,还好除了暴雨一路平和。来到彩虹城最后一个驿站后,托马斯向驿站的工作人员打听可否见过一个徽记的马队经过这里。第二天得到的答复是二十多天前离去。得到了线索小队大清早便出发了。此时驿站的许多车队也已纷纷出发,托马斯在众多马队里发现一个奇异的徽记,就问了问身旁的西斯戴尔。西斯戴尔小声告诉他那是毒蛇商团的马队,远离就好。
走了大半天,马队都已远去。树林越来越浓。这里据说已接近圣精灵的地盘,因为天上时不时的有黑影划过。就在这时候,他们突然发现一个怪异的情况——几乎所有马队都离开了原本的小径,而转向了林子里。只有一个痕迹较深的车辙印继续向前。迪鲁塞尔看看了,告诉他们这个独立而行的车印属于毒蛇商团的马车。
“嘿,我说伙计们!我们和其他人一起走吧!看来前方有不得了的事情啊!”贝壳多对大家说道。
“那么我们该如何选择呢,迪鲁塞尔先生?”托马斯则询问了他觉得可靠的人。
“继续前行!我觉得主人们应该不会离开小径!”他十分肯定的说道。
“知道了。”
于是小队继续沿着小径行进下去。 又过了几个小时,在道路中央出现一滩血迹和到处四散的巨大羽毛。就算是我们的吹牛大王也明白,看来是谁和圣精灵交过手了。托马斯和迪鲁塞尔仔细勘察了一下现场,但是没有更多结论。

沉默一会,大家决定继续前行。不久夜幕降临。
大家选择了路旁一片较为干燥的地方,燃起篝火准备过夜。经过简单讨论,上半夜当然是我们的吹牛大王来负责啦。为了得到更好的视野,在大家熟睡后,贝壳多奋力的开始攀爬着附近的一棵大树!可惜诗人不精通此道,约莫花了一个小时才爬到树梢。
此时他回头一看,居然发现一只狼一样的家伙在盯着他看。然后贝壳多又看看大家附近啥都没有,于是心想这么小东西来这里做啥?刚在纳闷,一个高瘦的身影像变魔术一样从林子里出现,一边小声说着什么还有一边用手比划着。
“嘿!高个子!不准动!举起手来!我们已经有一个小队的人正瞄准着你呢!”贝壳多看到 他 连忙用手里的手弩对着这个陌生人。“伙计们,快起来!我们有新朋友啦!!”
大家听着地精的叫喊,陆续起来。这时那个陌生人高举双手,开始用通用语说着“我没有恶意!快把火熄灭!”
“你是谁!为何突然出现在我们这!”迪鲁塞尔警觉的将手放在腰间询问着。
“我叫伊达!关于我的事一会再说!你们赶快熄灭火焰!不然会引来圣精灵的哨兵的!”这个自称伊达的精灵急促的说道。
听闻会引来哨兵,托马斯连忙踢灭了火堆。看着火熄灭了,伊达才松了口气。“谢谢你们的配合!我只是住在这的丛林守护者,伊达·坚木!这是我的伙伴,猫咪!”他指了指一旁坐下的大狗。
“你好!我的精灵朋友!我是守护神的牧师,托马斯·温斯特!谢谢提醒我们!话说大约二十天前,你有见过一队马队经过这里吗?他们身穿华丽的服饰,带着马头徽记的装饰。”托马斯当头便问道。
“我想想,二十多天前啊……马队?马头徽记?嗯,我对马头徽记有些印象,但是什么马队啊华丽的服饰就完全没印象了。如果你是要马头徽记那伙人他们向圣山的方向出发了!” 伊达挠着头回答道。
“你是说圣山?!圣精灵的圣山?!”托马斯吸了口冷气,然后看了看迪鲁塞尔。迪鲁塞尔耸了耸肩表示也不清楚。
“是的,这个我还是可以肯定的,我的人类朋友!”说完,伊达走过去拍了拍自己的狗。
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!你说圣精灵的哨兵会来这?难道我们已经进入了他们的地盘?这里可是人类开凿的道路啊!”
“哎,你不知道,这里地界模糊。那群高傲家伙如果高兴就会让你们走,不高兴就会把这看做自己的地盘。今天我已经看到几次巨鹰在此地翱翔而过,看来这几天你们在这不会安全了。”
“嘿,温斯特先生!这个高个子说都是实话!既然这里不安全了,我们就去他家借宿吧了!”贝壳多囔囔道。
“温斯特先生,我觉得我们还是就地休息吧,我可以用点小把戏保护一下我们的安全。”西斯戴尔似乎不怎么相信这位新出现的朋友。
托马斯思量一会。最后看了看迪鲁塞尔,他冷眼看着伊达没有说什么。
“精灵朋友!请问我们去你家打扰了可方便?”托马斯最后开口道。
“行的!我家就在附近。隐蔽的很!”说完,他便回头带路。今天月色很好,哪怕是树林里,一行人也能借助明亮的月光赶路。果然不多久就来到一个树洞旁,看来这就是精灵的家了。
“我们到了!诸位请随意吧!” 大家困意正浓也没多说什么,就相继找个地方在树洞里躺下了。

就在我们的吹牛大王睡的正香,美梦连绵的时候。一阵突如其来的巨大震动和一声怒吼,把他惊醒了!
“都给老子起来!!”
贝壳多连忙惊慌爬起,他看看周围大家也都被惊醒。迪鲁塞尔甚至已经抽出腰间的细剑,准备迎敌。
再往洞口看,他们面对的敌人是一个膀大腰圆,背着4把标枪,手拿长矛,满脸写着愤怒二字的女兽人。
“这是怎么回事,我的精灵朋友?!”托马斯第一个开了口,因为他看到了愤怒兽人身后的伊达,不禁皱了皱眉。
“额,大家冷静。这位兽人朋友只是想问点事情!他的部落刚刚被不明凶手屠杀殆尽。”伊达连忙跑上前来解释。
“你说什么?!”托马斯不解的看着伊达。
“别罗里啰嗦!就是这么回事!你,装神弄鬼的,是这一伙的头吧!今天你们遇到什么奇怪的人吗!”女兽人大声对托马斯囔囔着。
“恩,这位女……战士,请问如何称呼?我叫托马斯·温斯特,我们一行这几天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或事,如果你是想找杀害你同胞的凶手,不如带我们一起到现场找找线索?我和这位朋友应该可以帮到你的一些忙。”他指了指旁边,正把细剑插回腰间的迪鲁塞尔。
“俺是守望者贡!你这个人说的有些道理!那一起来吧!”女兽人恢复了一个兽人该有的冷静,利索的走出树洞开始带路。
不明真相的一群人,就这样被一个女兽人莫名其妙的带着向林子里出发了。

来到事发现场,这里看起来曾经是一个兽人的小部落。但是现在已经惨绝人寰,四处散落着兽人的尸体。
托马斯和迪鲁塞尔立马展开了搜索,不多久,他们就发现了不少线索。兽人们都是被人类用手用牙抓裂咬死的,到处散落着人类衣服的碎片,尸体里发现了人类的手指甲和牙齿。听到他们发现的情况,西斯戴尔不禁眉头紧锁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这时贡突然对他们说道“太好了!原来村子里还有一个小家伙没事!俺刚刚怎么没注意到这股恶臭!它的方向来至圣山!俺一定找到凶手和那个幸存的小家伙!”
“温斯特先生!您想的和我一样吗?!”西斯戴尔问道。
“是的,很明显这一切的元凶是不死生物造成的!?这些不干净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圣山脚下!!” 托马斯的脸立马严峻了起来。
“什么亡灵?!你确定吗!那这件事我一定要搞清楚!我可不允许我的林地里有这种不干净的东西游荡!”作为守护丛林的的德鲁伊这是对他领地最大的威胁。
“喂!俺说你们!要如何打算,俺准备追随这股恶臭去寻找凶手!” 女兽人贡不赖烦的问道,她已经咬牙切齿准备出发了。
“我和你一起去!我的喵咪应该会被你更准确找到他们的所在地!”伊达第一个回应了女兽人。
“中!你们呢?!”
“嘿,我说我们真的要去圣山吗?那里……”
就在托马斯还在犹豫的时候,迪鲁塞尔捡起地上一块损坏的徽记给他看了看。托马斯的严峻脸抽搐了一下,“我们去!毕竟我们的目标也进入了圣山!” 于是借着月色,这只小队又匆忙出发了。
在伊达的带路下,他们成功地躲过天上的眼睛,穿梭在圣精灵的树林里。由于夜路疲乏,他们没行进多久,就休整了一下。天明后,又继续赶路。终于在第二天正午,发现了目标。一个明显人为开凿的山洞,那股恶臭的根源。

警惕的迪鲁塞尔准备搜索一下附近的状况,就在这时,我们的吹牛大王做出了大家都没想到的惊人壮举!吹响了他的长号!就在众人目瞪口呆,急忙想要阻止的时候。长号带来的结果,立竿见影的落在了大家的面前——圣精灵的鹰骑兵!
就算不懂精灵语,贝壳多也看得出,面前这位愤怒的圣精灵说了半天肯定不是问好这么简单。
果然话音刚落,他就跳到一旁的树上!胯下的巨鹰毫不犹豫的向众人扑来。托马斯连开口的解释的机会都没有。
巨大的体型刮起的风浪,让西斯戴尔立刻摔倒在地上。其他人也被飓风刮伤。这时女兽人第一个大吼起来!一个快步就冲向巨鹰,就势用双手把长矛噗次一声重重的插入了巨鹰咽喉里!血溅当场!
树上的圣精灵一定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事情,所以只是随便向这边射了几箭。
巨鹰奄奄一息,回头看了看。就突然向天空飞起!然后就一个俯冲,袭击他们!这次巨大的震动,把所有人都震倒在地!但是巨鹰也因此一命呜呼。
悲哀的圣精灵吹响号角,消失在树林之中。
“好吧,看来没有必要继续搜索什么了是吧?”贝壳多无辜的说道。
众人瞪了他一眼,点燃火把,就把我们的吹牛大王推到第一个,进入这个黑暗的洞穴。

这个洞穴刚刚只容纳一人前行,兽人还得弯腰才能前进。越往前人为的痕迹就越明显,周围甚至出现了木制支撑杆。
大家没有多想,走了大约十来分钟,穿过一个狭窄的洞口,居然来到一片开阔的房间里。
这是一个大约20尺*20尺的石建造房间,而且异常华丽,一定是专业工匠所为。伊达告诉大家,这里是应该是个精灵的墓穴!但是他又摇了摇头,因为据他所知,圣精灵一般都会把自己葬在圣山之上。哪怕是普通的圣精灵也会紧靠圣山埋葬。根据刚刚的隧道长度,现在肯定也离圣山还有些距离。是谁会埋在这里呢?!连精灵都不知道其他人更是没法回答他这个问题。而且也没时间多虑,刚刚圣精灵的号角召集人马一定会进入山洞尾随其后的。还是赶快在这里找到什么,也好做一番解释。
于是大家抱着这个想法 继续向前。这个墓室延绵向前,离开刚刚的陪葬室(已经空无一物),经过一个刻满星座的走廊,又来到一个稍微空旷一点的大厅,这里刻满了圣精灵的壁画,但是在壁画上,托马斯发现还有别的东西!使用石子书写的大段大段的祷文!而且是旧帝国时代修辞短文。为什么守护神的祷文会出现在精灵的墓穴里?!带着疑问大家继续前进。
没走多久,伊达的大狗猫咪突然骚动起来,看来它发现了什么!随后它就飞快奔入前方不怎么宽敞的走道里。众人也急忙追赶,但是道路狭窄,远没有喵咪的速度。
喵咪在狭窄的墓室道路飞快奔跑,一下就消失在拐角处。但是不久就传来了喵咪的哀嚎。看来出事啦。

转过拐角,在狭窄的墓室路道尽头,他们看到了喵咪被几个破衣烂衫的人团团围住。看到这番景象贝壳多连忙吹起了号角!为大家振奋士气。大家一鼓作气向前跑去。
“喵咪!顶住啊!”伊达知道情况危急,连忙奔上去营救。结果却被前方什么东西差点绊倒。
此时托马斯也已赶到!他高举圣辉!大声颂吟守护神的圣言!他手中一阵白光骤起!
“以守护神之名!诛邪退散!”
离托马斯最近的两个僵尸立马就逃窜起来。可是他们身后的喵咪已然已经躺下。因为更多僵尸还在攻击着它。
“不要啊!”伊达悲愤的继续跑向喵咪。就在此时一阵黑雾袭来,黑雾中的伊达和迪鲁塞尔突然一阵晕眩,只觉自己脚下一软 好像一部分力量永远离开的他们一样。托马斯靠着自己坚定信仰,抵御这邪恶的袭击。西斯戴尔和兽人贡这才从后方赶来。
“地精呢?”托马斯问道 “谁知道呢!刚刚俺还听见他在吹号!管他呢!打败眼前的敌人才要紧!”女兽人贡一个快步冲到最前面,一下就捅散一具僵尸。
托马斯继续驱散后面几个僵尸,但是为时已晚。刚刚的黑雾已经夺去了喵咪的性命。伊达一下就失去了理智,在喵咪的尸体前哀嚎起来。
其他人只好继续作战。女兽人一马向前,冲进了尽头的一个宽阔房间里。就在此时大家都听到一个阴沉的声音“哈哈哈,又有新家伙加入我们的队伍啦!”
“怪物!为了俺村子的老老少少!纳命来!!”女兽人贡大喊着向声音方向冲去。大家也随后赶到入口,前方黑雾笼罩也看不清楚什么人在其中。但是更奇怪的事情发生啦!
女兽人冲到一半突然停止下来,两眼迷茫的回头看着众人。突然她咧开大嘴!大喊“就是你们!杀害了我的族人!” 说完就向众人冲来。
就在此时,角落里突然出现一个身影!是我们的吹牛大王!原来之前他用隐身术把自己藏了起来,然后一直在独自前进。此时他手抓一把粉末,丢向兽人贡,“嘿,大家伙,好好睡一觉吧!”
“哇唔!守望者的意志不容动摇!”女兽人大吼着,贝壳多的粉末似乎没有任何效果,接着她毅然决然的拿着长矛桶向的托马斯!
“啊!”架起塔盾的托马斯大叫一声,只见他结实的塔盾被那长矛的力量捅出了大洞。不过还好有惊无险,托马斯也顺势躲过这致命一击。就在这时,女兽人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兽人的战歌。似乎是一个小兽人唱的。声音缓解的贡的脚步。但是没多久,贡又疯狂的起来,看是准备袭击下一个目标。
“定身!”还没等女兽人贡出手,托马斯乘此丢掉破盾,对兽人大声叱喝到!果然,贡立刻就不动了。

“大家,快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托马斯里忙喊其他人。大家走到深处,黑暗散去,除了一堵倒塌的墙什么也没有了。
“可恶,跑掉了。”
此时众人又在角落发现一个小兽人,原来刚刚唱歌就是他。
小兽人手拿短矛。对托马斯说道:“姐姐她没事吧!”
“放心没事,我只是暂时控制了失控的她。” 托马斯解除了控制,贡突然觉得疲惫不堪。
“俺怎么啦?!”
“看来你是被诅咒了!和你的小朋友一样!”托马斯指了指小兽人,只见他手上被黑雾缠绕,开始腐败。
“姐姐,不要紧,我不痛!”
“小家伙!你怎么在这!”贡连忙问道。
“哦,我是跟随这些杀了我们族人的家伙过来!我想趁机报仇!姐姐你就出现了!”
就在两个兽人闲谈的时候,托马斯和迪鲁塞尔检查了一下僵尸的遗体,他们穿似乎都是便装,但是在便装上却发现了马头徽记。
“你知道什么吗,迪鲁塞尔!”托马斯问道。
“不知道。”迪鲁塞尔淡淡的说。
“那这是?”托马斯指了指徽记。
“和你看到一样,你知道了还问我?”迪鲁塞尔反问。托马斯立刻语塞。
“喂,伙计们!俺要解除小家伙的解咒!看来一定得干掉他们的老大!你们还追吗!不追俺就自己出发了!”
“当然得追!我为喵咪报仇!”伊达说道。
“继续吧!后面还有圣精灵的追兵。”托马斯叹了口气。
“嗯,不过!”贡一把抓住想要溜走的贝壳多,“这家伙借用一下!俺需要他帮俺抵挡诅咒!”
“嘿,放开我大家伙,我会自己走。。。” 兽人贡没有理会,拎着我们可怜的吹牛大王和迪鲁塞尔一起在前开路。

越过倒塌的墙,后面变成了东西两条路。西边的黑雾明显浓厚些,于是大家选择了这个方向。没走多久,众人就来到一个广阔大厅。
“你们都停下脚步!凡人!你,托马斯,站出来,为什么你要和他们为伍!” 一个庄严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大厅远处,有三个人,三个看起来跟刚刚死去僵尸一样的家伙。只是中间的给人特别的感觉。托马斯知道他们不是一般人。便脱离队伍走了过去。
“你是谁?”
“我是大神官……” 托马斯开始和他们交谈起来。
“喂,托马斯!不要理会那个人!他是我们的敌人!你再和他说话,俺就只好用这个地精对方他了!”
“嘿,你说什么大个子?!”吹牛大王惊恐的问道。托马斯却没有理会贡,贡愤怒的抬起手,就把贝壳多向那人脸上扔去。
说时迟那时快,就在贡蓄力扔出的一瞬间,什么东西脱离出来。一件华丽的袍子砸在了那人的脸上。那人拿起袍子看看了,说道“哈哈,你的朋友还挺懂事嘛!”说完就穿了起来。 “啊,我的袍子。。”贝壳多哀嚎着。就在贡抓住地精准备再丢的时候。 托马斯突然走近那个人,似乎准备接受什么。那个人手拿一个什么就拍到托马斯身上!然后就发生不可思议事情。托马斯大喊起来,对面的那个人也大喊起来“怎么可能是你!”
“是我!是命运让我与你再次相见!老朋友!”托马斯口里发出了诡异的声音。说完托马斯瞬间就震开身边两个小喽啰,然后和那人扭打在一起。
众人被眼前的情况搞糊涂了。 “嘿,大家还发愣做什么!帮助托马斯啊!”贝壳多一边挣扎一边说道。大家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又是弓箭又是圣水的向那边丢过去。可是居然都没有打到他们,他们身边突然出现巨大的黑雾越来越浓……已经没人可以靠近他们了。

就在不知所措的时候,眼尖的迪鲁塞尔发现之前那人所站身后还有一个房间,就喊着大家躲开黑雾,闯了过去。
这个房间不大,中间有一个石台,上面刻的似乎是风水火土重元素的标记。房间尽头还有一扇紧闭的大门,迪鲁塞尔检查了大门,对西斯戴尔说到“这个机关门不是我能解决的,看来得靠眼前这石台装置来打开了。”
西斯戴尔想了想,又看了看房间周围,看四角到有对应四个元素的操作台,于是他喊着大家一起操作。这个时候贝壳多觉得有些不妙,远远的躲了起来。
但是似乎很顺利,启动操作台后中间的大门就缓缓打开了。
门里黑雾浓浓,大家也没啥办法, 只好走了进去。女兽人一把抓回胆小的吹牛大王第一个走了进去。走过狭窄的长廊,他们在尽头发现了一个小房间。兽人一眼就看到小房间里供奉一顶金色的王冠。而房间入口处有一滩黑水,黑水附近散落着黑色的碎片。
“哼,那个王冠肯定有蹊跷!地精看你的啦!”说完兽人就把贝壳多丢到了房间里,正好落在王冠的坐台上。兽人和西斯戴尔也随后踏进房间,西斯戴尔本能的躲过了碎片来到了贝壳多旁边,这时他回头看到兽人贡居然一反常态像小孩一样欢叫起来。然后就地坐下,开始收集碎片,嘴里还说着“拼装,拼装!我要把他们拼装起来!”
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西斯戴尔满头雾水。
这时候贝壳多拿下王冠对西斯戴尔说着“这不过是精灵带的王冠,我看不出有啥特殊的,你呢?” 西斯戴尔仔细看了看,也看不出什么名堂,突然二话不说一下戴到了贝壳多头上! “如何,你有何感觉?”西斯戴尔问道。
“额。。王冠有点大。不过也勉强一戴啦——”贝壳多捣鼓一下头上王冠说道。
“啊!既然这么什么都没有了,我要出去去看看温斯特先生怎么样了!”说完贝壳多就连忙向外跑去,他可不想继续被兽人抓起来乱扔了。所以在门口的时候躲开正在拼装的兽人,跑了出去。
在门外的迪鲁塞尔和伊达也不知道如何是好,他们看着疯狂的兽人想阻止,却被小兽人阻扰。也没有顾及贝壳多的行为。贝壳多一下跑了出去,他发现房间的外的黑雾更浓了,特别是温斯特之前所在的地方。但是神奇的是,贝壳多所到之处黑雾居然就消散开来。
“啊,温斯特先生!我能过来了!我来帮助你了!”吹牛大王高兴大喊着跑向黑雾中心。就在贝壳多驱散了所有黑雾之后,看到之前那个人气喘吁吁掐着一动不动的托马斯,喘息的说着:“哈哈,终于……终于,你还是败在了我的手上!”
这时他看到地精,双眼里发出恐怖的表情:“不要过来,这不可能!”
“快开我的朋友,你这混蛋!”贝壳多连忙扑上去。结果一靠近,那家伙就一滩软泥一样瘫到地上一动不动。
“嘿!这就是欺负吹牛大王的下场!哼!” “温斯特先生,你怎么啦?怎么啦?”贝壳多看到托马斯也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。
“不好啦,不好啦,温斯特先生出事啦!”贝壳多无助的大叫起来。
这时候在屋里的兽人贡已经装好所有的碎片,然后大喊。“不对 不对,还差两块!还差两块!”然后疯狂的向外跑去。其他人也跟着跑了出来,然后听到了贝壳多的叫喊。迪鲁塞尔连忙快步跑向这边。然则飞奔的兽人还是第一个到达。悲哀中的贝壳多没有在意兽人的到达,只是看向迪鲁塞尔希望他还有什么办法。
女兽人贡刚刚靠近贝壳多,就晕倒过去了。手里的碎片又散开,散落一地。迪鲁塞尔回头看了看贡,又检查了一下托马斯,摇了摇头。
“呜呜。。看来我还是来晚了。哎,只好留下你的神器袋子作为对你哀思的物品了。”贝壳多惋惜的说道。
“别哭了!快把他胸前的黑碎片拔出来!”迪鲁塞尔命令道。
“哦,好的。。”贝壳多照做了。
“这里还有!”迪鲁塞尔又指了指另外一个人 脖子后。那也有一块。
“这些碎片是什么?”贝壳多拿下碎片,随手把自己的袍子也取了回来。
“问那么多做什么!快你把这些和兽人拿过来全部收集起来,用破布包好!”
“好。。好的。。”贝壳多只好老老实实的照做了。
“请问我们的兽人朋友如何了?”伊达问道。
“没事,她只是累晕了吧!”迪鲁塞尔说道。
“西斯戴尔!你照顾一下兽人,随便看管这些碎片!我们还得去那个放皇冠的密室再看看!” 西斯戴尔点点头。于是迪鲁塞尔拉着地精和伊达一起又返回密室。

就在他们进入密室那一瞬间,突然一个黑影出现!就在黑影正准攻击他们的时候,突然嗖的一声,化作一道黑风,穿过他们之袭后方。 “怎么回事?!”迪鲁塞尔警觉的说道。贝壳多回头“啊,那个法师背着碎片,黑影飞过去了。啊!那个法师带着碎片跑了!” “该死!追!” 说着众人连忙跑了过去。但是不一会,他们居然发现西斯戴尔不见了。
“啊,那个法师变成了精灵!!!他一路向东边那条路跑去了!”吹牛大王大喊着。
“你还能看见他?!那继续追!”迪鲁塞尔说道。
“好的!”
就在迪鲁塞尔准备随行,伊达一把抓住了他。“我们的兽人朋友怎么办?!” 迪鲁塞尔回头看了看,只好和伊达一起抬起兽人,尾随着。
贝壳多追着追着,看到法师回头说了什么,突然觉得脚底打滑,还好他身手敏捷,没有滑倒。可是继续跑下去,发现怎么一路都很滑。“哼,该死的破鞋!”说完扔了鞋子,继续追。因为法师背着东西,跑得没贝壳多快,眼看又要追上,却发现眼前多了一团黏糊糊的蜘蛛网! 只好又停下来,掏出火柴烧了蛛网。然后继续追。这个时候只见法师回头眼神一红!一道光线打中贝壳多。“哎哟!”地精喊了一声,摸了摸身上。。啥都没少。。。就又继续追。就在这个时候,前面出现了明亮的光线!出口到了!
法师迈了出去,然后他已经俨然是个圣精灵啦!西斯戴尔不见了!洞外飘着鹅毛大雪,这个圣精灵回头对靠近的地精大喊一声“吾后!”
“啊?”贝壳多只是诧异了一下。
然后一个苍老有力的声音在圣精灵背后响起。“什么!希丽安?!是你?受死吧!”
话音刚落,一个连枷就精准的套住了圣精灵的脖子,然后他的脑袋就跃然飞起。。。西斯戴尔的无头的尸体倒下来了。
“这。。这是怎么回事!不是希里安吗?怎么又变成了人类!”一个魁梧的老兽人出现在地精的面前。
“啊。。大爷高抬贵手!我只是个无辜的小地精啊。。”贝壳多见状连忙跪下求饶。
“哼,我不会对你出手的!你说说看是怎么回事?”
“额。。我也不清楚,您刚刚看到确实是一个圣精灵,而他确实是我的一个人类伙伴变的!”
“人类变成希丽安?!小家伙,你在说什么呢!这不是一个怪兽的洞穴?!”老兽人一边说着,一边收起附近的陷阱。
“额。。不是。。。” 就在这时候,迪鲁塞尔赶了过来。看到了西斯戴尔无头的尸体和老兽人,他连忙问道:“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 老兽人把情况说一下。贝壳多一边叹息,一边收拾着西斯戴尔身上的遗物,没有理会他们说什么。突然贝壳多听到了艾克萨罗斯这个词。
“喂喂,您认识艾克萨罗斯先生吗?你们要把些碎片带给他?好啊!我去我去!我愿意去完成这个任务!” 吹牛大王激动的说着。
“嘿,小家伙,那你去吧!记住了到了之后,找一个叫雅戈的大鼻子,然后说是我轰拉介绍你去的!知道了吗!”
“好的!老先生!那个,迪鲁塞尔先生!不介意的话!我就去了!一路多谢关照了!”

于是这个冒险故事就结束了。我们的主角吹牛大王开开心心的背着他的见面礼,靠着自己的小把戏安全的来到了他的新家,开始了他的新生活~

引用与注释

0.0
0人评价
avatar